議政建言
通知公告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議政建言 > 社情民意 > 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亟待給力?
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亟待給力?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8-02-05 瀏覽:3293

照看一個人 拖累一群人 致貧一家人

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亟待給力?

   

131日,市民何女士致電《安慶晚報》熱線:“照看一個人,拖累一群人,致貧一家人”是智力、精神和重度肢殘人家庭的真實寫照。為減少殘疾人給家庭帶來的精神壓力和經濟負擔,2009年,中國殘聯、財政部聯合下發了文件,共同組織實施“陽光家園計劃——智力、精神和重試殘疾人托養服務項目”。然而,迎江區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嚴重不足,希望有關部門予以關注。

    開慧娟

    安慶晚報記者 汪秀兵

    【記者調查】

    重度殘疾人家庭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何女士告訴安慶晚報記者,她的孩子出生不久,因發燒引起了顱內出血,被我市一家醫院診斷為腦癱。“從此,我便踏上了漫漫求醫路。帶著孩子在合肥、南京、上海、北京等地四處奔波,只要聽到‘治療腦癱效果好’的信息,不管真假,毅然前往。”

    何女士說,求醫之難和生活之困,讓她在艱辛和煎熬中度過每一個白天和夜晚。“10多年來,我奔波在漫漫尋醫路上,其中的艱難只有自知。”

    何女士說,如今,孩子已經長大,但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專人照顧。“以前,我有一個不錯的工作,因孩子患了腦癱,不得不辭職,在家照顧孩子。如今只有丈夫一人在外打工掙錢,勉強度日。”

    “多么希望我市有一家針對重度殘疾人的托養機構,將我‘解放’出來。”何女士說。

    采訪中,家住迎江區的陳先生遭遇與何女士相同。陳先生告訴記者,他的孩子1歲時,被醫生診斷患有腦癱。“從那以后,我就帶著孩子到廣州等地求醫,但沒有什么效果。”

    “這些年來,我的妻子由于照顧孩子,無法上班,但為孩子求醫之路一直沒有停下。”陳先生說,孩子目前仍然不能自理,他的妻子在家全心照料,一家人的生活開支和孩子治療費用全靠其一人來掙。“如果我市有一家公辦的重度殘疾人托養機構,我就會將孩子送到那里。這樣,我和妻子可以一起工作,改善貧困的生活。”

    “重度殘疾人的家庭,不僅面臨巨大的經濟壓力,更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陳先生告訴記者,我國不少地方都建立了重度殘疾人托養中心,主要為那些符合條件的重度殘疾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復護理、精神慰藉、文化娛樂等服務,從而改善殘疾人的生活環境。“這樣,既減輕了殘疾人家庭日常護理的壓力,也使得殘疾人感受到社會大家庭的溫暖。”

    2009年,中國殘聯、財政部聯合下發了文件,共同組織實施‘陽光家園計劃——智力、精神和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項目’。”陳先生說,然而,迎江區至今未建立重度殘疾人托養機構,希望有關部門予以關注。

    【政協委員】

    盡快建立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機構

    迎江區政協委員潘金云、都春寶等人通過多次調研,撰寫了《關于加快建立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機構的建議》的提案。

    潘金云告訴記者,迎江區殘疾人托養服務工作經過多年的努力,目前取得了明顯的成效,但仍面臨著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尤其是智殘、肢殘、精神殘疾的托養問題尤為突出。“去年10月,我們通過在迎江區采取發放調查問卷、抽樣走訪、聯系殘聯等形式開展調研,對收回調查問卷75份進行分析,并在走訪10多戶家庭深入了解的基礎上,建議‘在迎江區建立以智殘、肢殘、精神殘疾為主要對象的托養服務中心,以滿足迎江區此類特殊家庭的基本需求和迫切愿望’。”

    潘金云介紹,迎江區智殘、肢殘、精神等重度殘疾人及托養基本情況為:一、三類重度殘疾人所占比例較高。迎江區16歲以上領證殘疾人4959人,其中重度智障、肢殘、精神和多重殘疾共有2024人,占16歲以上領證殘疾人40.81%,在養老機構及小型托養機構(未注冊)托養不到5.8%;二、重度殘疾人家庭不堪精神和經濟雙重壓力。16歲以上70%家庭月收入低于1500元,67.2%靠低保生活,三類重度殘疾人近70%孩子生活不能自理,導致家人無法外出工作的比比皆是。多數由父母或長輩、保姆照看,其中靠兄弟姐妹和親戚照顧的占22%,有的孩子常年被鎖在家中,殘疾人家庭在經濟上、精神上、體力承受著沉重的壓力;三、重度殘疾人的未來令人堪憂。重度殘疾人由于生活不能自理、行為不能自控,不僅自身的生活、生存面臨嚴重威脅,同時也給家庭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和心理負擔,時有發生的惡性事件也直接影響到社會的穩定。隨著年齡增長,監護人(父母)也將步入老年,“老殘一體”家庭會越來越多,“無人管、無人要、無人養”的狀況讓人憂慮;四、重度殘疾人托養服務供需矛盾突出。目前,迎江區尚無一家公辦和具有一定服務能力及規模的民辦殘疾人托養機構,也沒有一個規模化的集科研、示范、指導、輻射功能于一體的殘疾人托養服務機構。殘疾人托養以養老服務機構和小型民辦機構為主,絕大部分處于簡單生活照料,缺少標準化、規范化的服務,迎江區殘疾人托養服務供需矛盾突出,離“應托盡托”目標差距甚遠,與迎江區經濟社會地位不匹配。“我們認為,不論是從落實各級政府決策的視角審視,還是從解決弱勢群體的生存發展需求視角審視,建設殘疾人托養服務機構已成為和諧社會發展中的一項時間緊、任務重的關鍵工作。”

    潘金云、都春寶等委員為此建議:一、做好區域殘疾人托養機構建設規劃,發揮不同層級機構之間協同作用。迎江區政府應充分認識到殘疾人托養服務工作的必要性、緊迫性和艱巨性,要將殘疾人托養服務機構建設納入全區社會事業發展規劃。逐步建立區、鄉鎮(街)二級托養服務體系,區級層面建立1個綜合性的集示范、指導、輻射功能于一體的殘疾人托養服務中心,各鄉鎮(街)也應建立12個集中托養站和23個托養日間照料站,最大化地發揮不同層級機構的協同作用;二是通過“公建民辦、民辦公助”等多種機構運營形式,充分發揮政府主導和社會力量相結合的作用。建設殘聯主辦、公辦民營、民辦公助等多種運作模式的日間照料、全日制托養服務機構。“政府部門在用地和基礎設施配置方面要給予支持。建立或資助建立符合托養標準的機構,并可與民辦機構簽訂租賃協議。根據區域殘疾人托養需求配置機構人員編制,將納入編制的工作人員吸收到政府公益性崗位,給予相應的工資和福利待遇。政府部門可采用購買服務的方式,對托養機構定期實際托養的殘疾人數給予運營補助經費。”

    潘金云、都春寶等委員認為,要根據殘疾人托養需求和機構設施,科學核定托養機構收費標準和政策補助標準。加強監管,建立托養機構和護理人員的服務質量考核體系,可由殘聯或第三方評價機構對托養機構進行半年度考核。“同時,還要建立‘殘聯管理、資源整合、社會參與’的社會互助機制。殘聯負責殘疾人托養工作開展的具體業務,托養資源可以與民政、衛生、社保、教育等部門整合。例如,區或鄉鎮(街)級托養機構建設可依托衛計委管轄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或鄉鎮衛生院)、精神病醫院或民政管轄的康復醫院等,可在其原有基礎上改擴建,并依托其專業的人力資源提供服務。”

    【有關部門】

    已啟動托養機構的選址和規劃工作

    對于市民們的反映和政協委員的建議,迎江區殘聯有關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目前,迎江區的重度殘疾人托養方式主要是以居家托養為主,少數重度殘疾人進入公辦養老院和民營托養機構托養。

    這名工作人員說,迎江區目前尚無公辦殘疾人托養機構,但啟動了公辦殘疾人托養機構的選址和規劃工作。“由于具體的工作剛開始,且規劃還需各級規委會的審批。因此,現在還難預計公辦殘疾人托養機構何時開工建設。”

    這名工作人員說,關于對民辦托養機構的“民辦公助”問題,省、市政府部門還未出臺相關政策,而迎江區政府財政財力有限,不能像發達地區一樣給予用地、用房和經費上的獎補。“我們將把政協委員們的建議向上級部門進行匯報,爭取得到的支持,從而解決民辦機構中存在的投入不足、資金不足的問題。”

河北20选五